家裝產業化,不是互聯網家裝的「新裝」

誰,將是互聯網家裝的接棒者,或許是當下每一個從事家裝行業的人都在思考的話題。有人認為是整裝,有人認為是裝配式,亦有人認為是数字化。在我看來,無論誰將會接棒互聯網家裝成為未來的新風口,有一點可以確定的是,家裝產業化是不可逆轉的歷史潮流。

  或許,正是因為看到了家裝產業化的這樣一種必然和趨勢,所以,越來越多的玩家開始將關注的焦點聚焦在了家裝產業化身上,他們試圖通過投身到家裝產業化的洪流里,獲得新的發展紅利。於是,以家裝產業化為底層邏輯的家裝新進化,開始被越來越多的關注。

  的確,當互聯網的紅利不再,互聯網家裝作為一種模式,正在進入到寒冬期。曾經風靡一時的互聯網家裝平台同樣進入到了冰窟,就連那些處於頭部的互聯網家裝平台都開始遭遇困境,縱然是業已上市的互聯網家裝平台概莫能外。

  在這種情況下,尋找新的風口來取代互聯網家裝,是無可厚非的,但是,如果僅僅只是互聯網家裝的接棒者看成是一個與互聯網家裝一樣的存在,而沒有汲取互聯網家裝的經驗教訓,跳出互聯網家裝的怪圈,那麼,所謂的家裝產業化終將淪為概念。

  因此,欲要讓家裝產業化有所作為,我們首先要做的就是要以互聯網家裝為鏡,正家裝產業化的衣冠,真正讓家裝產業化告別所謂的概念,真正讓家裝產業化能夠給家裝行業帶來新的變革。以此為開端,家裝行業的進化才能真正進入到一個全新的發展階段。

  互聯網家裝,家裝產業化的「鏡子」

  縱然是在當前的背景下,依然有人死抱着互聯網家裝的概念不放,甚至用家裝產業化的概念為互聯網家裝續命。細想一下,人們之所以會有這樣的概念,其實是無可厚非的。因為在互聯網家裝時代,人們並不是需要投入過多的時間和精力,只需要將互聯網家裝平台做到足夠大,流量做到足夠多即可。這是互聯網家裝之所以會受到如此多的關注,之所以會有如此多的人參與到互聯網家裝當中的根本原因。

  儘管互聯網家裝模式的確可以在很短的時間內形成龐大的規模效益,並且可以做到投入盡可能少的時間和精力,獲得盡可能大的收益,但是,我們同樣要看到的是互聯網家裝模式是建立在強大的流量規模優勢基礎之上的,缺少了流量的支持,所謂的互聯網家裝必然會陷入到困境之中。這是互聯網家裝之所以會走入死衚衕的根本原因。

  當家裝產業化的時代開啟,我們真正要做的,不是要用家裝產業化為互聯網家裝續命,而是要以互聯網家裝為鏡子,校正家裝產業化的航向,真正將家裝產業化的發展帶離互聯網家裝的死衚衕。只有這樣,家裝產業化才能跳出互聯網家裝的怪圈,真正進入到一個全新的發展階段。

  以互聯網家裝為鏡,我們可以窺探到當下的家裝行業正在發生如下的變革:

  平台的天花板逼近,產業的藍海亟待開拓。如果為互聯網家裝尋找一個註腳的話,那麼,它與其他的互聯網模式存在的一個共同之處就是,它們都是通過平台模式來實現產業上下游的撮合與對接,但唯獨沒有參與到產業當中。這是互聯網家裝之所以遭遇困境的根本原因。

  在信息不對稱的大背景下,以互聯網家裝平台的模式來實現產業上下游的對接是有益的,但是,隨着信息供給的逐漸充沛,特別是隨着平台模式成為一種標配,盲目地用平台模式來實現家裝行業的效率提升,依然變成了一種妄想。再加上家裝行業本身流量的見頂,平台模式的紅利更是被一點一點地擠兌乾淨。

  可以說,當下的家裝行業,正在經歷互聯網家裝平台模式的天花板正在逼近,各種模式和概念頻出的混沌的發展狀態當中。這是現在之所以會有如此多的家裝模式出現的根本原因所在。無論有再多的模式,無論有再多的概念,我們都應該看到的是,回歸家裝產業本身,在產業的藍海里尋找家裝行業的新大陸,始終都是一個恆久不變的話題。

  因此,以互聯網家裝為鏡,我們首先得到的一個啟示就是,回歸產業,以產業為新的藍海來尋找新的發展突破口。需要明確的是,我們要放棄將產業看成是新的流量入口的思維,只有這樣,家裝產業化才能真正跳出互聯網家裝的怪圈。

  一切脫離家裝產業的探索都是妄談。當互聯網家裝的紅利不再,我們看到了諸多玩家開始投身到家裝新模式的探索與實踐當中。無論是家裝與新零售的結合,還是家裝與数字化的融合,我們都可以看到了諸多概念開始衍生出來。對於習慣了製造概念的人們來講,如此多的概念湧現,一方面反映出來的是互聯網家裝的徹底退場,另外一個方面反映出來的是人們對於當下家裝行業發展環境的焦慮情緒。

  無論是哪一種家裝新模式,無論是哪一種家裝新物種,我們都要知道,必然需要以產業為核心,必然需要回歸家裝產業。如果我們脫離的家裝產業本身,甚至像互聯網家裝一樣脫離家裝產業而獨立成為一個行業,那麼,所謂的互聯網家裝,必然會陷入到新的困境之中。

  以互聯網家裝為鏡,我們得到了另外一個啟示是,一切從家裝產業本身出發,一切以家裝產業為內核。無論是再新奇的模式,無論是再創新的技術,一切都要以家裝為核心。只有真正做到了以家裝產業為核心,我們才能真正跳出互聯網家裝的怪圈,真正進入到一個全新的發展階段。

  家裝需要的是產業變革,而不是營銷新方式。說到底,互聯網家裝其實是一種全新的營銷方式,它將傳統意義上的以線下為主導的營銷方式遷移到了線上,實現了一種更加簡單、快捷的營銷。有了互聯網家裝,人們不再像以往掃樓,掃小區,打電話那樣營銷,只需要動動手指,便可以獲得用戶。

找尋北部家具工廠

簡練的設計主軸中,大型家具、佈置家飾品自然成為室內空間的重點之一

  如果深入分析互聯網家裝給家裝行業帶來的改變,我想更多的是給家裝行業傳統的營銷方式帶來的變革,而給家裝產業本身並未帶來多少的改變。這一點,在零售行業同樣有所體現。我們都知道,在互聯網時代,電商成為零售的代名詞。以阿里、京東、拼多多為代表的電商平台業已成為人們線上購物的主要渠道。

  同時,我們也應該看到,電商本身並未真正改變上游的生產製造行業,而是僅僅只是改變了生產製造之後的商品營銷和推廣的方式。對於互聯網家裝來講,同樣如此。互聯網家裝僅僅只是帶來了營銷方式的改變,但並未真正給家裝產業本身帶來深度變革。從這一點來看,以互聯網家裝為鏡,我們得到了另外一個其實就是,家裝產業化應當是以產業變革為追求,而不是以營銷方式的嬗變為目的。

  以互聯網家裝為鏡,我們可以看出當下的家裝產業化其實並不是真正意義上的家裝產業化,充其量只能算是互聯網家裝的延續。規避掉互聯網家裝的陷阱,真正以家裝產業化為發展新方向,才能真正讓家裝產業化帶入到產業化的發展軌道,而不是淪為互聯網家裝的新外衣。

  回歸產業:家裝產業化的蛻變之道

  無論是哪一種家裝產業化的新模式,跳出互聯網家裝怪圈的關鍵在於還是要回歸到家裝產業本身,通過回歸產業放棄平台思維,通過回歸產業改變營銷邏輯,通過回歸產業引發產業變革,從而真正讓家裝產業化跳出互聯網家裝的怪圈,真正進入到一個全新的發展階段。

  首先,家裝需要的是融合,而非割裂。在互聯網家裝時代,我們看到了一系列的互聯網家裝模式,有些是從施工切入的,有些是從供應鏈切入到,有些是從社交切入的。無論是哪一種類型的互聯網家裝模式,它們都一個非常明顯地特點,即他們都沒有真正讓家裝成為一個產業,而是讓家裝成為了有諸多產業,諸多流程簡單相加的「一盤散沙」。

  可以確定的是,這種以不同的流程、不同的環節為界限的互聯網變革,是無論如何都無法實現家裝行業的蛻變的。因為在這樣一種情勢之下,家裝行業並不是一個行業,而是有不同的流程與環節簡單相加在一起的「散兵游勇」。可以肯定的是,這樣的家裝行業,其實與傳統的家裝行業並未有太多差別。如果一定要找到差別的話,或許,僅僅只是將營銷方式從傳統的以線下為主,轉移到了互聯網時代的以線上為主而已。

  當家裝產業化時代來臨,我們首先要做的就是要把家裝真正當成一個產業來看待,把家裝真正當成是一個整體來看。我們首先需要做的就是要找到實現家裝產業深度融合的方式和方法,在家裝行業真正成為一個整體的大背景下,我們才能真正開啟家裝產業化的新時代。

  其次,家裝需要的是一元狀態,而非二元狀態。的確,我們現在看到了諸多玩家都在布局家裝產業化;的確,我們現在看到了諸多玩家都在布局家裝数字化。然而,如果還是站在二元的思維,二元的邏輯上來看待家裝產業化的新變革,那麼,所謂的家裝產業化依然是沒有跳出互聯網家裝的發展怪圈的。

  當家裝產業化的大幕開啟,我們真正要做的就是要摒棄互聯網時代的二元狀態,特別是互聯網時代以平台為大的發展狀態,真正回歸到以家裝行業為核心的一元狀態里。所謂的一元狀態,另外一種表述就是去中心化。通過將互聯網家裝時代所形成的一個又一個的中心徹底瓦解,真正讓家裝行業回歸到家裝本身,從而獲得更多新的發展新機會。

  筆者認為,在家裝產業化時代,並不存在所謂的互聯網家裝平台,技術公司和家裝公司這樣涇渭分明的稱謂和狀態。每一個家裝產業化的玩家都是一個綜合性的存在,它們對外的呈現並不是所謂的平台,而是一個完整的家裝產品,一次完美的家裝服務。

  第三,家裝需要的是產品服務,而非撮合對接。撮合和對接的存在,僅僅只是在產品和服務不夠完美,抑或是信息不對稱的背景下,才有存在的意義。互聯網家裝之所以會存在,同樣是遵循這樣一種邏輯。對於家裝來講,供求的不對等、不平衡,始終都是困擾它的主要問題,這是互聯網家裝模式之所以會出現的根本原因所在。

  家裝產業化時代,真正來臨的一個條件就是家裝行業本身不再需要撮合和對接。家裝產業的產品和服務足夠豐富化,足夠精準化。如果我們尋找回歸家裝本身的第三個關鍵的話,那麼,回歸產品和服務,將家裝產品和服務做到足夠多,足夠大,足夠精準,這才是家裝產業化玩家真正應當做的。

  可能有人會說,這是一個相當龐大的工程,並不會見得每一個家裝產業化的玩家都可以做到,甚至還有人認為,這可能是異想天開。但是,如果我們仔細分析就會發現,大有大的道理,小有小的好處。哪怕是設計環節,哪怕是一個施工步驟,只要我們能夠把它做成一個精品產品和精湛服務,那麼,我們就不需要撮合和對接,就可以與用戶實現精準的對接。

  基於這一邏輯,家裝產業化的另外一個發展之道就是要擺脫平台思維,回歸產品思維,真正把家裝做精,做實,讓撮合和中介的存在不在有意義。當我們不再需要撮合和對接,當我們實現了家裝供給與需求的高度對接的時候,那麼,所謂的互聯網家裝平台式樣的家裝模式便不再有存在的意義,跳出互聯網家裝的陷阱,便不再是一種妄想。

  結語

  越來越多的人開始將關注的焦點聚焦在家裝產業化的身上,越來越多的人開始投身到家裝產業化的布局當中。然而,這並未掩蓋他們對互聯網家裝迷戀的現實。從某種意義上來講,他們之所以會投身到家裝產業化的浪潮里,依然是在試圖用家裝產業化為互聯網家裝續命。可以確定的是,這種投機取巧的做法,並不能夠真正帶來長久的發展,甚至還會喪失家裝產業化的大好機會。只有真正回歸家裝產業本身,只有真正放棄對互聯網家裝的幻想,家裝行業的進化才能有所起色,才能有所突破。

文章來源:孟永輝

來源鏈接:http://www.jia360.com/new/192058.html

NO.1復刻家具推薦

傢俱店提供現代設計的所有產品類別——從設計師沙發和扶手椅

Author: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