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有真誠,感謝你報以熱情

這是2013年的故事了,我卻依然記憶猶新。

2010年,她17歲開始出現皮膚淤血、瘀斑,在當地醫院血液科診斷為“特發性血小板減少性紫癜”,隨後堅持服用小劑量激素治療,效果很好,輕鬆快樂地度過3年時光。這次發病有2月,依然表現為皮膚淤血、瘀斑,並且有牙齦出血,伴有全身多發的皮膚紅斑和全身乏力、低熱等。在當地醫院查白細胞和血小板顯著降低,肝功異常,給予大劑量激素治療后癥狀仍逐漸加重,轉入我院前1周開始出現皮膚黃染,尿色加深和尿量減少。

病人從海南轉入我院后很快診斷清楚是“系統性紅斑狼瘡”,發現除血液系統損害外,還有肝功異常、嚴重黃疸、多漿膜腔積液、肌肉損害、狼瘡腎等。病情雖然很重,但她對激素+丙種球蛋白這個治療方案比較敏感,眼看着病情一天天好轉。每天陪伴在身邊的母親也非常高興,經常來醫生辦公室說感激的話。我作為主管醫生,看到她的精氣神一天天好轉,自然也非常高興,很有種自豪感。醫生對自身職業的認可,我認為在這個時候得到最好的體現,那就是看到病重病人在治療下逐漸好轉,感覺自己像個引導員,將病人從暗無天日的黑暗中引導到陽光普照的溫暖中,那種感覺妙不可言。

假如故事到此為止,那也太普通了,不過是對治療反應很好的重症狼瘡而已。

在入院的第10天下午,她突然大喊“腦袋沒有了”,家屬嚇得要命,可我們去查房時她完好如初,因此以為小孩子開玩笑,勸告家屬不要大驚小怪。但第二天晚上事情就突然變得糟糕,這次她站在病床前,大聲呼喊“我的手怎麼沒有了,我的胳膊也沒有了,我的腿呢?我以後怎麼走路啊”,滿臉的驚恐。自此開始煩躁不安,胡言亂語,自訴雙眼、四肢、肌肉、神經都丟了,四體開始抽搐而不能自控,給予大劑量安定靜推也無濟於事,給予5mg丙泊酚不過是讓她稍微安靜了片刻,給予再普樂等抗精神異常葯和鎮靜藥物來治療效果也不好。

第二天請多個科室的醫生來會診,有考慮“狼瘡性腦病”,有考慮“顱內感染”,也有考慮“激素相關性腦病”,大家的思路很廣,可見到這樣煩躁的病人也暫時束手無策。在焦急和漫長的等待中,腰椎穿刺和頭顱磁共振的報告都未見異常。時間滴滴答答向前走,但她的病情卻沒有明顯好轉,持續性胡言亂語和躁動不安,心率一直在120-160次/分之間,曾換用氟哌啶和繼續丙泊酚,加用倍他樂克減慢心率等藥物也無效。長時間治療無效就會讓醫生有種不詳預感,終於心臟在長時間高節律狀態下要罷工了,第3天本來躁狂的病人突然變得安靜,因為心律紊亂了。還好,此時為上班時間,我在1分鐘內就趕到病床前,看到心電監護上亂糟糟的圖形,趕緊給予胸外按壓等搶救,真慶幸病人很快恢復了竇性心律,意識也逐漸清醒。假如病人年齡大一些,假如我們趕到的時間不夠及時,可能就沒有了再往後。

當時我也清楚這不過是暫時過了一關而已,還有一個最大難關在面前,那就是如何讓病人鎮靜?此時我們已把常用鎮靜藥物都使用了一遍,終於有人悄聲提議可試試剛進醫院藥房不久的右美托咪定,當時重症醫學科給的建議是先使用一個較大劑量,預計20分鐘后就會起效,我們就可以減量了。結果20分鐘過去了,根本沒看到效果,只好硬着頭皮把劑量使用到被告誡的最大量,瞪着眼看着心電監護儀,期望那蹦躂歡快的心率能下降一點。可1小時后依然沒有變化,我也開始絕望,對她母親說“希望不大了,今晚難熬過去”,她母親的眼神中滿是無奈,可她也知道我們儘力了,縱然心中悲傷也不忘安慰我。幸運的是,2小時后終於在某一刻,她像一位突然悟道的佛,本來緊繃幾天的四肢緩緩舒展開來,驚恐緊繃的面孔也變得安詳,心率逐漸從150次/分下降到80次/分。那一刻,我如釋重負,熬過了最難的那一關。

隨後的日子中,我們全科醫生分成兩派,爭論這個病人到底是“狼瘡性腦病還是激素相關性腦病”?最終哪一方也沒有獲勝,因為都沒有充足證據支持。不過我知道最終獲勝的是病人,在熬過那一關后,犹如翻過一座高山從此走上陽關大道,隨後治療出奇順利,順利地撤掉鎮靜葯,病人意識恢復正常,順利地控制住狼瘡病情,在入院3周后順利出了院。出院后她曾從海南過來廣州複診過幾次,以後由於路途遙遠改在海南隨診。

2016年我到海口開會期間給她母親發了條短信,本就想問問她的病情如何,結果她們全家趕到海口把我接到瓊海。這是我當時寫下的一段文字:“一條短信改變了我的行程,本以為平淡無奇的海口行,變成了充滿意外和驚喜的瓊海游。在這两天中,我學會了吃螃蟹,能分辨出椰子和檳榔樹,了解菠蘿是在如此大的樹上結果。我像一個新奇的孩子不停學習新知識。從瓊海到潭門,再到博鰲,觀看了大海,欣賞了各具特色的小鎮,品嘗了當地有名的飲食,一路吃喝玩樂,讓我這個內地孩子欣賞了熱帶風景的精彩,並感受到你們如陽光般的熱情。其實當年我僅用真誠換你的真情,如今你們用熱情讓我感動,謝謝,愛上瓊海!”

她母親多次表示是我給了她第二次生命,其實我哪有什麼偉大,只能說一切是幸運,是你們的信任讓我敢於站起來做好我的本職工作,看到她青春洋溢的面龐,看到她幸福的微笑,我感覺一切辛苦都值得。

Ps:就在幾天前,和麻醉科醫生聊起這件事,他笑說“本來右美這個葯是需要更大劑量的,你們是把半小時的負荷量變成2小時輸入體內了”。可見醫生對一個疾病或一個藥物的了解是需要不斷學習的。

更多內容歡迎關注我的微信公眾號“肖大夫的筆記本”,我在筆記本里等你,不見不散。

【其他文章推薦】

※退化性關節炎施打玻尿酸真的有用嗎?你所不知道的神奇功效!

微晶瓷與晶亮瓷有何分別?名醫帶你來認識熱門的微整填充物

※想要肌膚細緻年輕,Thermage FLX、音波拉皮哪種效果好?

※植髮真的可以一勞永逸?雄性禿植髮讓你恢復自信,重新贏回你的人生!!

淚溝顯疲憊老態,想知道該如何去除還你好氣色呢?

Author: admin